甜酱吃的可爱多

-暗くて 狭くて 苦しい 僕の世界-
姓名:Huzi
丈夫:Vyrut Chrono

【维赛】关于对你的爱意

时隔几个月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高考完之后干嘛?!

浪啊!

来呀~快活呀~






关于对你的爱意

 

-关于对你的爱意,竟是无法诉说-

 

-初春-

今天晚上有德里芙村庄一年一度的庙会,早在几天前,村民们就开始忙碌地准备着一切工作。

Vyrut与Seckor正要离开这里,就被旅馆的老板娘招呼着,说庙会可热闹的,两位客人真的要现在就走吗?有许多小吃和节目的呢。

Seckor一听有节目就有些来劲了,询问着老板娘更多的细节。老板娘乐呵着停下喂养乌鸦的动作,乌鸦便不满地扯开难听的嗓子,宛如叫魂一般叫唤起来。

老板娘一边安抚着一边与Seckor聊天。Vyrut盯着那只乌鸦看了一会儿,然后续了两天的房。

 

庙会时间很晚才开始,是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并且持续两天。而每天都有不同的节目。

Seckor到了庙会就上跳下窜的,Vyrut则不紧不慢地走在他前面,时不时地回过头,找到同伴的身影后便安心地继续看着前方缓慢走动。他不似Seckor一样兴奋,说到底也只是陪着他来这庙会罢了。

庙会人很多,但是并不拥挤,也不燥热,反而有股海风卷过的腥臭味。

 

Seckor买了几串鱿鱼烧后就安分下来,一边吃一边走。这下就不是落后Vyrut几步开外了,而是走在Vyrut的旁边,自己吃了一口后递到旁边的人的嘴边,他不张嘴就把鱿鱼往他唇上蹭,逼着他张开嘴咬下一口。

Vyrut也没反抗这一举动——毕竟在此之前就已经“被迫”吃了许多的小吃了。

就这样,两人一人一口吃掉了所有的鱿鱼烧。

 

怎么感觉有点冷啊?

Seckor用宽大的手掌磨蹭了一下右上臂。

因为是在楻国的春天,虽然转暖了,但是还是会冷。

Vyrut接过老板手中的章鱼小丸子,转递给Seckor。

趁热吃吧。

Seckor在关东煮的小摊跟几个客人划拳拼酒,运气不太好,输了好几盘,被连灌了几杯扎啤。

Vyrut也被热情的村民灌了酒,但是没有Seckor那么多,所以,微醉的Vyrut扛着醉得发晕的Seckor回去。

海风有些阴冷,Vyrut的醉意也被吹散了些。

 

我们下次去哪里啊?

Seckor唇齿不清地问道。

回家。

回家?回什么家……你妈又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妈……你也超恶劣的,居然让你妈跟我呆在一块,我告诉你听我可是很记仇的!就算你是Vyrut  C-Chrono……

算了吧,等明早起来你都忘了。

Vyrut ,我特别讨厌你……

我也是。

 

我特别特别特别……特别……讨厌……Vyrut……

嗯。

 

 

-余夏-

Vyrut是不讨厌海的,但也不会很喜欢它。

或许在陆地上看,它的颜色是从透白的蓝渐变到深沉的海蓝,像是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渐渐地蜕变成一位沉稳多情的夫人,而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的海纹是它的饰品。

可是,无论如何美丽,总是肮脏的。

Siren便是这个例子。

 

那是塔帕兹的遥远而美丽的童话。

Siren们原本是天上的仙女,却因为没能救下自己的主子而被迁怒。她们被遣来这海中,用魅人的歌声歌唱着,诱惑着过往的船只,使他们驶向她们,既而触礁而亡。Siren们高兴地分食着可怜的船长与水手们。

日复一日。

Siren自然是美丽的生物,但也是如此的丑陋肮脏。

 

而Seckor一直都讨厌着海——确切来说是一切能游泳的场地。

这是为什么呢?

Vyrut知道这个答案,但是他微笑着。

Seckor则露出凶狠又害怕的表情瞪着Vyrut。

 

当塔帕兹被厚重的乌云笼罩时,海滩上的人们开始尖叫,跌跌撞撞的仿佛不会操纵他们的双腿一般地跑着;海面上的人们叫喊着快速游上岸,加入逃跑的队伍中。一些人摔倒在地上,被人踩过,呜咽着起不来。

海在吼叫着,来势汹汹,拍着激烈的白浪花;滚红的岩浆搅着墨蓝色的海水,像是盛宴,而留下的痕迹是乌黑丑陋的,不堪入目。

Seokor本就没下海,这下更是迅速的跑到高处安全的地方,并看向海滩那边寻找自己的搭档。他是不担心Vyrut的,毕竟以他的身手要跑出来是很简单的。这么简单的场面都跑不出来怎么有资格当他的搭档呢!但是搭档心肠太好了!跑去救几个爹娘扔下的孩子了!能不能跑出来又是一个问题了!

无奈,Seckor只好跑下高处跑去迎接Vyrut,帮他接过两个孩子,一个抗在肩上一个抱在腰间然后撒腿就往安全地方跑。两孩子已经被吓坏了愣了神啥反应都没有。

Vyrut这头也是抱着两个孩子往安全的地方跑,喘着气。

他本该自己逃命,因为这几个孩子与他无关。可是,这些孩子却是让他想起了莫里提尼村庄的孩子们,就像那时候一样无助的可怜的被抛弃了,要被岩浆海啸侵吞。

 

那是Vyrut无法忍受的事情。

 

金色的长发被强烈的海风吹起,像是晴天的阳光,照着沉闷的海洋闪着刺眼的光芒;蓝瞳是平静的海洋时的温和,却又深不见底的幽深;海蓝色的双鱼鳍乘在愤怒的海洋上。

她微笑着看着,然后向Vyrut伸出了手。

 

“Vyrut!”

Seckor站在了安全的地方往回看,才发现Vyrut被卷入了海中,而那两个孩子却是被他狠狠地抛向高处柔软的地方。

Seckor急着将神力放出,隐入影子之中要将Vyrut拉回来。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



-tbc-


未完不待续【笔芯】

评论(7)
热度(24)

© 甜酱吃的可爱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