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化鹤归来 当庭种了枇杷一棵-
姓名:Huzi
丈夫:Vyrut Chrono

关于

【维赛】论如何调戏老师(大雾)

论如何调戏老师(大雾)

上篇:【论如何勾搭学生(大雾)】

依然

画室老师维鲁特x学生赛科尔

依然

Oocoocooc

在维塞还没结婚前
我是不会轻易狗带的


-1-

赛科尔赖在床上,抱着维鲁特的枕头,以强硬者的形态守护着被窝的温暖。
维鲁特挑眉,一把掀起被子。
“再不起床你……”
还没说完,赛科尔就突然间弹起来,扔下枕头,抱住维鲁特,狠狠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把口水都糊他脸上。然后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般砸吧砸吧嘴,跑去浴室洗漱。
维鲁特嫌弃地抹了一把脸,唇边却挂着笑。

-2-

“克洛诺老师你在干什么呢!”
赛科尔扒着画室的门,对正在里头拿着速写本画画的维鲁特喊道,“饭点啦!”
莎碧娜幽幽地从赛科尔身后走过,并幽幽地说:“画裸体赛科尔。”
赛科尔脸红地跑到维鲁特身边,为了印证莎碧娜的话去看维鲁特的速写本,上头画的是一个女孩子,不是写生,就是随便画的那种。
赛科尔有些失望。
“莎碧娜说的你都信,蠢货。”
赛科尔刚想反驳,就看见维鲁特的双瞳盯着他,带笑道:“还是你真想让我画你的……”
赛科尔一把捂住维鲁特的嘴,躁得很。

-3-

维鲁特带着班上优秀的几个学生出去画画。
“画速写,然后回去把速写的风景画出来,这是周末作业。”
赛科尔嚷嚷:“你这是压榨学生时间!”
莎碧娜迎合:“周末要玩!不要作业!”
莎碧萝冷漠:“反正赛科尔的你会帮忙,我们就是小白菜,没人爱。”
维鲁特轻咳一声,面无表情地说:“开始吧。”

当然,无视那红了的耳朵还是很淡定的。

-4-

赛科尔坐在老远老远的地方画海,维鲁特就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拿着一本速写本也在画。
莎碧娜和莎碧萝幽幽地从维鲁特的身后钻出来,一左一右,看着维鲁特的速写本。
莎碧娜:“上课期间……”
莎碧萝:“禁止秀恩爱。”
维鲁特“啪”的一声迅速把速写本合上,红透了耳根。

-5-

晚上。
维鲁特将两碗热乎乎的面条放在桌上,对正在奋斗的赛科尔说道:“大体铺完了?”
赛科尔继续捣鼓着,说:“还差点。维鲁特你的蓝灰没了。”
维鲁特凑过去,看赛科尔的画。赛科尔这时拿着笔转过身,像是无意一般在维鲁特的鼻梁上划了一道靛青色的痕迹。
赛科尔大笑。
维鲁特默不作声地拿起一只6号笔,蘸了深红色的颜料要往赛科尔脸上也画一道。赛科尔笑着用手去挡维鲁特的手,维鲁特唇边带着一抹淡淡地笑,与赛科尔玩着这种幼儿园小孩的躲避游戏。

最终笔掉在了地上,谁把谁压在了身下。

-6-

“这张油画是你们学期末最后一张作品,好好画。”维鲁特站在画室的中心位置,用着不大不小,刚好能传入每一个学生耳朵里的音量说道。
莎碧娜转过身,对身旁的赛科尔说道:“赛科尔,克洛诺老师最近很开心哦。”
莎碧萝也转过身,对中间的赛科尔调侃道:“赛科尔你最近变好看了不少哦。”
赛科尔低头调色,假装没听到。
莎碧娜笑的特别邪恶,“赛科尔,别害羞啊。告诉姐姐克洛诺老师好不好呲~”
莎碧萝附和:“还是赛科尔你是被呲的那个~”
“莎碧娜莎碧萝,认真点画!”维鲁特喊道。

-7-

赛科尔趴在沙发上看电视,笑的正欢时,电话响了。
赛科尔随手拿起话筒,还没说话,就听见那边传来妩媚的声音。

“亲爱的维鲁特~你什么时候过来呀~我给你做了一顿好吃……”

赛科尔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拔了电话线。

-8-

维鲁特莫名其妙的被赛科尔无视了。维鲁特很疑惑,回到家后,赛科尔还是一个人往客房跑。
维鲁特皱眉。

三天没同床了。

问他怎么回事也没说话。

电话响了,维鲁特掂起话筒,很不开心地问:“谁?”

“维鲁特,有出息了!挂我电话?啊?还把电话线给拔了?!”
维鲁特看了眼客房的方向。

他懂了。

-9-

克洛诺夫人很不开心地坐在椅子上,小眼神还飘啊飘的看着赛科尔,一看到维鲁特又傲娇地别过头,大有不理自家儿子的意味。
维鲁特木然道:“赛科尔,这是我母亲。那天那个女声是她。”
赛科尔这才惊醒。
我挂了未来婆婆的电话?!!!

可是这又不怪他。

-10-

克洛诺夫人咬着筷子,问道:“啥时候结婚呐?等你们结婚典礼呢!”
赛科尔啃着饭,将回答的机会留给维鲁特。
维鲁特给母亲夹了一筷子菜,回答:“等他毕业。”
“哦。”克洛诺夫人扒了几口饭,又说,“亲爱的,好不容易盼你结婚呢,稳定下来我也没啥牵挂了。离开也安心了。”
赛科尔听着这话有些不对劲,像是遗言一般。
维鲁特默默的说:“母亲,旅游的事我已经办好了。”
“好好好!!”
赛科尔低下了头,默默地吃饭。

赛科尔一点也不想毕业。
为什么?
因为

克洛诺一家

都不正常!




-end-


默默地把所有错字改掉

评论(12)
热度(108)

© 山有木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