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酱吃的可爱多

-暗くて 狭くて 苦しい 僕の世界-
姓名:Huzi
丈夫:Vyrut Chrono

【维赛】律师先生和警官先生02

OOC

一个脑洞产物

律师维x警察赛


律师先生和警官先生


02

 

维鲁特请了事务所里的人去一家比较高档的店,看着几个眼睛发亮得看着他的人,失笑道:“行了,要什么就点吧,这次的这个案子辛苦大家了。”

“欧耶!这家酒店的那个招牌蟹可好吃了……”

维鲁特看着这些人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下单了,想了想自己的信用卡的额数,不经佩服这些人。点了那么多……吃得完吗?造成浪费可就不好了。

在等待上菜的时候维鲁特被迫性地听着事务所的两个小姑娘问话。

“其实维总,你心目中的另一半是怎么样的?”

 

维鲁特低垂着上眼睑,正想着怎么回答的时候,身边站定了一个人。

“请问是维鲁特·克洛诺律师吗?”

维鲁特抬起头去看那个人。

金色的头发墨绿色的瞳孔,脸长得还可以,收拾得倒是人模狗样的。

维鲁特摆出官方的微笑道:“是的,先生有什么事吗?”

 

对方笑着,右手搭上了维鲁特的肩膀,说道:“我叫柯白·威姆,实际上最近有……”

维鲁特不动声色地将对方的手拂下去,假装不懂对方悄悄地捏了捏自己肩膀的小动作,并趁着对方还没说出核心字眼马上打断道:“抱歉,威姆先生,我们的菜到了。”

柯白看着服务员将菜端上台,一副明了的模样。

“好吧,克洛诺先生,我明天再去正式拜访您。”

然后拉起维鲁特放在桌上的双手,亲了亲维鲁特的指关节。

 

维鲁特微笑着看着柯白走开,一转过头对着餐桌脸色骤变。

“艾库艾尔丝,你敢传信息给赛科尔?”

被点名的妹子立即收起手机,并坚决摇头,“报告大王,不敢。”

 

赛科尔坐在会议室里,漫不经心地听着上头的人说:“这次的事情很严重,因此成立了相关的专案组。在座的各位呢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那么这次的案件就拜托大家了。这次的专案组组长是上头派下来的,瑞亚·特纳。”

赛科尔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敲着桌子,一脸不耐。

 

刚走出大门,就看见维鲁特正站在一个路灯旁,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在玩手机。

路灯惨白的灯光洒下来,照亮黑暗中的一方景色。

 

赛科尔在高中的时候就看过一堆女生天天盯着维鲁特看,好像盯一辈子都不腻那样,维鲁特的一举一动那些女生都能配上尖叫,似乎那是多么稀奇的样子。

不过看着现在这个环境的渲染,还真的是挺养眼的。

赛科尔大步大步地往前走,扬起手冲维鲁特打招呼。

“哟,维鲁特!今晚上吃了啥?”

“给你打了海鲜饭。”维鲁特没抬头,就这么看着手机开始往前走,“你没开车出来?”

“没,你不开了车吗?”赛科尔走在维鲁特的身边,像之前的很多日子那样,两人并肩走着,说着不一定需要意义的话,“我又被分进专案组了……今天那个老家伙的表情还是好好笑哈哈哈秃了瓢的样子,你说你老了之后会不会也是那样哈哈哈……”

“今晚上去你家过夜,我家空调坏了。这鬼天气不开空调是会死的!”赛科尔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边扣安全带一边对正倒车的维鲁特说道,“不要跟我说去客厅睡!我家最近出现了蟑螂!”

维鲁特把那句溜到唇边的“你不是喜欢收藏昆虫吗”又咽了回去。

 

赛科尔还没有倒在沙发上感受维鲁特家刚买的超软沙发就被他塞去浴室要他洗澡。无视赛科尔抱怨的眼神,他洗了一个碗,将海鲜饭倒进去,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趁着机会煮咖啡,热牛奶。将热好的牛奶和海鲜饭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维鲁特闻着海鲜饭的味道,便拿起一个勺子,偷吃了一口后将勺子放回原位。一边想着这个海鲜饭的味道还不错一边倒了一杯咖啡给自己,走进了书房,开始看新的案子。

维鲁特翻阅着有关的资料,仔细地掂量着自己手上的证据,怎么把对方告到委托人满意的结果。其实最满意的不就是对方判个极刑或者对方的赔偿金额刚过她们接受的线,说是给女儿讨个公道,实际上对于他们来说最公道的就是对方被判个无期徒刑或者极刑。

不过,这种事,总是父母一个角度当事人又是另一个,要去见见对方才可以。

强奸案有不少的案例,但是总有一些通奸行为,不是女方做了之后后悔了,感觉羞愧难耐就报案,就是女方故意的要报复对方。仿佛在侮辱律师们的智商。

 

赛科尔一出来就闻到了餐厅那边传来的海鲜饭的香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似乎听到了肚子在滚动着。

他拿着毛巾边擦边走向餐厅,经过沙发的时候顺手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了沙发上,端起那碗饭,丢下可怜巴巴的牛奶,跑去书房。

维鲁特拿着笔正在写东西,闻到了海鲜饭的味道后便说道:“回餐厅坐下,吃完了再来。”

“不要。”赛科尔的手拿着勺子,勺尖就这么被含在嘴里,一个极其孩子气的行为。

他看了看维鲁特平摊着放在桌上的文件。

“哦豁,又是强奸啊。”

赛科尔说着,挖了一勺饭,递到维鲁特嘴边。

“我吃过了。”维鲁特拒绝一下。

“这个挺好吃的。”勺子往前伸了伸。

维鲁特也就意思意思一下,然后就吃下那勺饭。

“你刚说的‘又’是什么意思?”

赛科尔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地回答:“因为有儿童被性侵导致死亡,影响恶劣,就成立了专案组。哦……对了,组长是一年前出去执行任务的瑞亚。”

“……吃完了就去洗碗,把那杯牛奶给喝了。”维鲁特听着身边的人用勺子敲着碗底不断发出令人心烦的声音,冷着声说道。

“哦。”

 

维鲁特在书房里忙到了凌晨1点,关上书房的门,走去还亮着灯的客厅,无奈地捡起了被扔在沙发上的毛巾,挂回浴室。又走去餐厅,拿起赛科尔落下的牛奶杯子走去厨房洗干净,将放在料理台上的碗一并用抹布擦干净水,放回柜子里。

忙完后回到卧室里,看见了躺在他的床上还睡得极为放肆得霸了整张床的赛科尔,心累地捡起了被踹到到了地上的被子,好好地给赛科尔盖上,顺便摆正他的睡姿,然后拿起空调遥控器将温度调高至26度。

维鲁特拿起睡衣去洗澡。然后回到卧室,躺在了床的另一边,头沾上枕头,眼睛闭上,就睡了。

 

第二天起来,发现赛科尔已经不见了,维鲁特迷糊着走去洗漱。

维鲁特吃着刚烤好的吐司,看着手机。

正巧一个来电,维鲁特看着来电人的名字,挑了挑眉。

“那么早来电话?今天中午去哪里吃?”

“滚……正事。你接案子了吗?”

“接了,怎么,想贿赂我?”

“手脚真快……看看能不能推了,我这里找律师组个团。赛科尔跟你说了吧?专案组的事。”

维鲁特皱了眉,说:“行,我知道了。等会我会推了她的。”

挂断电话后,维鲁特便马上联系昨天的夫人。

“喂?夫人您好,我是克洛诺律师……今天上午九点有时间吗?我们在事务所谈一下?”

维鲁特看了下时间,然后快速地吃完早餐,简单地收拾一下东西,带上昨晚上做完的案子分析也一并带上。

 

早上九点钟,昨天来的夫人便准时地到达了。

维鲁特为夫人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双眼带着希望地看着他,心下叹了一口气,面上带着歉意的微笑道:“夫人,我已经研究过您提供的资料了,只是我刚收到消息,因此没有办法跟进您的,但是我们事务所的其他律师一样优秀,我会派另一位律师来为您服务的……不知您意下如何?”

那为夫人对此消息有些愤意。

“怎么这样?克洛诺律师,您是顶尖的律师!我……”

“夫人,请您谅解。”维鲁特将温水往前推了推,安抚道,“实在抱歉。”

夫人狰狞了一会后,平静了下来。

“我相信您不会不负责任的。”

“谢谢。我给您介绍另一位律师,”维鲁特转过身,对后面喊道,“威廉?你来跟这位夫人谈话。资料我都整理好了放在这儿了。”

 

维鲁特看着威廉和那位夫人的交谈似乎很顺利的样子,便收拾着东西,想着跟舜商量关于今早上电话里讲的事。

结果一出门,就看见了柯白正走上来。

啊……麻烦……

 


-tbc-



评论(5)
热度(31)

© 甜酱吃的可爱多 | Powered by LOFTER